真夜的迷霧

【個人授權漢化】[エミ]「世界で一番」

千贺:






前言



本作僅供交流學習,嚴禁商用。
無斷轉載禁止,分享至X浪/lof以外的網站請先詢問。




《世界で一番》


作者:エミ @emiecrivaine
翻譯:千賀 @chiga_hkw


CP:氷川紗夜&氷川日菜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「姊姊、你看你看!」


「已經能夠做出來了嗎?真厲害呢」


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頭、娇小的妹妹似乎也很享受的樣子。


「誒嘿嘿」


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,我變得不擅長應對這樣的笑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從前的日菜就是這樣的。


明明是同一天出生、擁有著相近樣貌的雙子,我是擅長照顧人的「姊姊」、而她是可愛的「妹妹」。


小小的手一直像這樣撫摸著她的頭。


所以,這樣可愛的妹妹是我最重要的人,這樣喜歡撒嬌的妹妹是我最討厭的人。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
最初和日菜真正對立起來的那一次,是在中學的時候。


我回到家、吃完晚飯,日菜如往常一樣擅自進了正在學習的我的房間、不停地說著關於學校的事情、絲毫沒有意識到我正胡亂搪塞著她的話。


「姊姊一直都很厲害喔。既聰明長得又漂亮,全班的人都對姊姊——」


「不要再說了」


面對突然提高音量的我,日菜沈默了。


肯定沒有想到我會變得如此粗暴吧。


視線的角落裡,是正坐在床上的日菜。


那個受到驚嚇的表情彷彿是意識到了自己的焦躁,又為了抑制住這份焦躁而咬緊了嘴唇。

 
『成績明明是你更好不是嗎......我如此拼命努力、而你卻從來沒有認真學習過。臉也長的差不多、樂器的技藝也、給人的印象也......』


之所以我從來沒有將這些想法吐露出來,是因為不願意放下那一份矜持。


「姊......姊?」


我最討厭這股什麼都不懂卻依舊充滿擔憂的視線了。


為了避開這股視線、我拉開椅子站起身。


但是和這一系列強硬的行為相反,「我出門散散心」——像是為了逃避一樣,我從家裡跑了出來。



空中掛著一道彎月,我從未想過那月亮也是如此虛幻的存在。


午間刺眼的太陽,就好像是日菜一樣。


然後我、則是靠著沐浴她的光芒而自身無法發光的夜晚的月亮。


所以我才會認為這是順理成章的事實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「日菜。我、會去花咲川女高」

今天是原本約好一起去訂做高中校服的那一天。我說出了這句話後,日菜歪了歪頭。

「為什麼?姊姊不是也已經被羽丘錄取了嗎」


「......花女這邊的話,我覺得我更能完成我想做的事」

雖然是同一天出生、接受著同樣的教育,但是更早的意識到我們的人生應該走不通道路的人、是我。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。

一直模仿著我的日菜,每一次都能馬上追上我並超越我,也是無可奈何的事。

就這樣循環往復,漸漸的、我也開始厭煩了。

自己身邊有著無論如何努力都敵不過的人存在的這件事情。


而那一個人,是仰慕著自己的最重要的妹妹。也正因如此、我無法抑制住自己內心嫉妒的情感。

這對於我來說一直都是一個災難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 

「姊姊」


「日、菜......」


「是我喔。姊姊做了什麼夢嗎?」


我從夢中醒來,坐在床邊的日菜伸出手、摸了摸我的頭。


是惡夢。


背後驚起了一身冷汗。


先前還暖暖的心底,在僅僅數分鐘——或許是數分鐘、或許是更長,意識中只過了很短一段時間——的小憩之後,露在外面的肩膀接觸到空氣竟有種涼涼的感覺。


為了尋求溫暖而靠向了擁有同樣體溫的身旁人
「好癢啦」、日菜笑著說道。


看向鏡子時,裏面映出了擁有著相似的瞳色、卻充滿了不安的我的臉。


「很漂亮的頭髮呢」


「......你不是也一樣嗎」


「我的頭髮比較短啦」


 為什麼日菜會把頭髮剪掉呢。
這麼想著,思緒突然回到了「那一天」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日菜並不是一個不考慮他人想法的孩子。直到那天我才知道的。

「為了區分誰是紗夜誰是日菜,把其中一方的頭髮剪掉吧」,母親這麼說了。

就在前一天,我在學校因為一頭漂亮的長髮而被老師誇獎了。


一直都是成雙成對相提並論的氷川家的雙子,也就是說不應僅僅是我被誇獎了
「老師說頭髮很漂亮」、我高高興興地跑去告訴了日菜。


日後想想,這並不是應該對擁有著同樣的長相和同樣的頭髮的另一個人說的事。


但是日菜卻
「太好啦!我也認為姊姊的頭髮很漂亮喔」、說完得意地笑了。


再然後,日菜把頭髮留長了。


假使那時正好我不在、但是日菜在場的話,「日菜ちゃん和紗夜ちゃん都是漂亮的長髮呢」、會被這樣一起誇獎了吧。


但是那個時候的我,認為那份誇獎是只屬於我的特別的存在。


因此,無論母親如何勸說,我都認為自己絕對不能剪掉頭髮。


但是,如果日菜也覺得長髮很好的話,自己肯定會因為身為姊姊而被迫作出讓步。

「日菜我喜歡短髮啦」


像是看穿了一切似的、她在那個時機說出了違背自己意願的話。


「況且我」
日菜繼續說道。

「更喜歡姊姊的長髮」

正因為她說出了這種話,我才會討厭起日菜。

明明是最討厭、但也是最重要的我的妹妹。

明明是同一天出生、明明擁有著同樣的身姿、卻不同於我、自由自在生活著的妳,對我說著最喜歡了的妳,對我來說是最討厭、卻又是最重要的存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 

日菜似乎很高興的玩著我的頭髮。

說起來,一直枕著她手,會麻的吧。

這麼想著、我將頭挪了開去
「還不行喔」日菜說道,於是我又被拉回了床上。

「日菜的話」

 
「嗯?」

 
「不準備留長髮了嗎?」

 
並沒有詢問為什麼,日菜彷彿是已經有所準備似的。

「怎麼說呢,有種『事已至此』的感覺?」

然後日菜又再一次開始玩起了我的頭髮。

「再說了,我更喜歡姊姊的長髮啦」

日菜手中捧起一小撮發梢,輕輕的吻了上去。

或許是害羞又或許是喜歡、自己也不知道的感情迸發了出來,我將額頭貼上了眼前白淨的臉蛋。

「笨蛋」
 

「我知道的啦」


「你就是一個笨蛋」


像一個笨蛋一樣,為什麼這麼喜歡我呢。


我討厭你的那段時間,對你很冷淡吧。


為什麼你沒有離開我呢。


真的,就是一個笨蛋。


為什麼沒有離開我。


為什麼我是你最特別的存在呢。

明明不知道我的想法、卻像是全部都知道一樣露出那幅表情,日菜點了點頭。


「我知道的」


然後,果然是全部知道的——

「紗夜,我愛你。世界上第一愛你的喔」

明明長著相同的臉,聲音卻有些不一樣。


比起我更低的中音充滿愛意的喊著我的名字,我的心臟不禁漏跳了一拍。

 
我在這裡並不是「姊姊」。


躲避日菜的那段時間,其實很痛苦。


因為從出生開始就最喜歡的日菜,要去討厭她實在是太煎熬了。

因此,我們的人生並沒有走在不同的路上。正因為實在是太近了、看得太久了,我們才沒有意識到彼此有如何關照著對方。


各自的道路前方都是光明的未來。


我第一次在其中感受到了自由。

和兩人構成的世界有些許不同,我們發現了彼此最珍視的東西,在別人看來或許我們終於能夠面對面了。


因此這樣做是必要的。


愛不應只存在於兩個人的世界裏,為了能在更寬廣的世界中再一次相遇。


然後這一次,也為了能夠去愛。


「我也,最喜歡日菜了」

「姊、姊姊你怎麼了」


「...說『知道了』不就好了」


「因為......我不知道啦,這樣的姊姊什麼的,幸福過頭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」


「......那我不說了」


「欸欸,再說一遍嘛!」


眼前的日菜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
『原來日菜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呢』不禁如此想到。


「我愛你,日菜」
 

這一次,我去掉了「最」。總有種說多了效果會減小的感覺。


於是,為了代替話語,我將唇輕輕的貼了上去——






【完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後編輯於2017.11.18

第九章--Orion

skyblue0203:

【BanG DREAM!】聽說在練習時某人會變身呢!(冰川雙子)11/20 第九章更


請配合米津玄師 的orion食用。


正文如下:



你知道嗎?如果向流星許願的話,心願便能成真了!
星空總是在照顧著人們,當然包括你。
現在,請聽從內心去許願。
但願我倆的願望都能成真。




今年十月對於某些人來說是特別的月份,
獵戶座流星雨。
事實上獵戶座流星雨是每年的流星群中流星速度最快的流星雨之一。
而這群流星平均亮度中等,約2等,偶會出現火流星;
有時火流星會留下持續數分鐘之久的餘痕,
餘痕受到高空風切的影響,
會逐漸改變形狀並逐漸消散,
這也是值得欣賞的其中一個特點。
身為觀星愛好者的日菜當然沒有放過這次的機會,
乘著私人飛機回到日本參與其中。
要說為何回日本卻不去找紗夜,日菜給予老人的答案是
『不知道,只是感覺還不是時候。』
公演的時間差不多為一年,
再有耐性的人也會變得不安,
如果等待途中姐姐愛上別人怎樣好?
或者已經不再喜歡自己。
本人被各種不安束縛著,包括前進的勇氣。
回到東京的日菜看著Roselia推特寫著會休息一個月
『姐姐也說會放假呢,雖然沒有寫要到怎樣地方…』




跟之前一樣日菜隨意地找地方觀星,
這次找到一個從未聽過的鄉村。
那裡的人很和善,也不太會看電視之類,
所以日菜選擇用真面貌示人。
一般來說遊客會在早上來到這座古老大屋拜訪村長,
再前往各自的目的地。
然而這種常識不識用於此人,
黃昏才來到日菜有著我行我素的時間觀,
只背著一個小型背包跟一支望遠鏡。
這樣少的行李給人感覺比較像遠足人士。





村長意外地跟她很投緣,
還把人拉著說要介紹自家的兒子(已婚)  。
『大介,這個孩子很有趣,
我從剛才起就一直輸給她。』
完成工作回來的兒子對於
父親像孩子般的興奮感到驚訝。
村長的棋術是國內數一數二的高手,
竟然被一個小女生打倒。
這個人看起來不像來自將棋界的,
還在吃自家妻子製的甜點。
『你就是善治的兒子?』
{竟然是直呼名字!?}
『嗯,你好,請問…』
『我的名字是冰川日菜,這幾天會在山上觀星,
所以前來拜訪。』
{為甚麼…現在才說拜訪的事,
一般人不是會直接跟村長說嗎?}
『冰川小姐,你是自己一個來的嗎?』
『對喔。』
『如果可以的話,請選用我們的…』
『大介!』父親忽然制止他再說下去。
『她是我的客人,別在這裡推銷!』
想不到父親會如此生氣,這下把氣氛降至冰點。
『善治不要這樣生氣,你看這裡,我贏了。』
{冰川小姐你是故意在這種時候贏的嗎?}
『嗯,日菜說得對,這樣的自己實在太失禮,
請見諒。』
『不會,不會,大介這樣努力工作,
是我要道歉才是。』
被這樣奇妙的女生撲熄父親對自己的怒氣,
大介還是有點困擾。
直覺讓他們繼續下棋,這兩人必定會忘記晚餐,
有沒有方法停止他們呢?
這時救星終於出現了,大介的妻子來到兩人面前
『老爺,日菜,你們是時候收拾一下,
等下可以品嘗非常美味的河魚,
而且還有娘家送來的釀製酒。』
『好的!現在去洗手。』
『好的!現在去洗手。』
{竟然如此容易解決…我真是很沒用。}





吃過飯後,日菜終於跟這家人道別。
村長千叮萬囑幾天後要來這裡跟他下棋,
為了這個對手還用美味的食材做引誘。
眼見父親跟對方關系這樣好,
自己都要做些事來答謝人家。
『冰川小姐,你過來一下。』
『嗯,有甚麼事?』
『這裡是鎖鑰跟地圖,不用擔心!
這次是免費借給你的。
一個女生還是找個有蓋的地方休息比較好。』
『但是,這間屋是留給客人的。』
『哈哈,別擔心,近期沒甚麼人來這裡,
反正都是空著。
而且父親很喜歡冰川小姐,希望你有時間過來遊玩。』
『嗯,那就謝謝了,大介。』






日菜不太喜歡駕車,賽車是例外,
可惜被友人們強制否決,
所以未能買下新車(比賽用)。
現在,她正在以步行的方式上山,這座山到達頂部需要的時間大概是5小時,
剛好配合到觀星的時間,
心裡想著人家借出來的屋子…可能最後也用不上。
理由是此刻的日菜不想獨自待在房間裡,
感覺心情會變得更糟。
前往山頂的路大概進行到一半,
為何用大概來形容是因為日菜處於迷路狀態。
查看手機的訊號仍然能接收,需要擔心的事就不多了。
心血來潮的查看有誰打電話給自己的日菜,
發現一個從未想過的號碼出現。
『這個是姐姐…為甚麼?而且還是半小時前打來。』
日菜為免被玲聲打擾,手機長期是靜音狀況,
這是第一個未接來電是她會後悔沒有接聽。
正當日菜想打給紗夜時,手機又一次震動起來,
這個是村長家的來電。
『抱歉!我搞錯了房屋資料,
你手上的是今早已入住的冰川小姐租的,
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房屋,我會電話請她給你留宿一天。』
『沒問題的,我還未到那邊,
或者明天…你說是另一位冰川小姐?』
『嗯。抱歉,我搞砸了。』
『那位小姐的名稱是?』
『名稱是冰川紗夜。』
『大介,謝謝你。』
說完便關掉通話,大島大介處於帶點迷惘的情緒。





半小時前:


忽然窗外傳來雨聲,山上的天氣總是如此變化不停。
紗夜當然馬上跑去把防水的用具把攝影機蓋好。
撐著傘的她抬頭望著灰色的天空,怎麼感覺有點親切,跟自己心情一樣的顏色。
為甚麼,眼淚開始流出來……
明明沒有要哭的理由,就這樣已經好了,
遠離關於她的一切不是早已決定。
為何要後悔?為何要痛苦?
回過神來,自己已經下意識地拿起手機打給對方。
對此感到更痛苦的紗夜立馬將手機的電源關掉。
繼續抱著這份愛的話,
已經令人討厭的內心會變得更為醜陋。
這樣的我配不上像太陽的她。
所以,雨水,請快停下來。
雨聲將某人痛哭聲悄悄掩蓋起來。





{快點!再快點!這樣的話就能見面!
能夠做的事情,就只是向著姐姐身處的地方前進!
如果不這樣做的話,全部都會壞掉的。}
日菜這次奇蹟地沒有迷路,一直在樹林裡全速奔跑著,
不管雨下得有多大,地面難以行走令到她摔倒好幾次,樹枝將臉都劃出傷口。
直覺對她說紗夜正在極度傷心,
只想到要去到她的身邊。
內心傷口一直擴大的話,感覺某些重要的東西會壞掉。
日菜知道不能再等下去,就算會被討厭也好,也不能讓姐姐再一個人下去。






四十五分鐘後:


雨不知不覺停了,又變回繁星滿天的情況。
紗夜的願望還未實現,
然而她未知道這個願望將會實現,正確來說是三秒後。
樹林裡出現的某人以極高速衝過來並一把將紗夜抱著。
『姐姐,求你別再哭了,這樣子的姐姐令我很心痛。』
『為甚麼…日菜會出現在這裡?』
紗夜沒有將人推開這點,仿佛跟日菜帶來多一份勇氣。
『這個只是一次意外,我沒有跟蹤姐姐,
是大介把姐姐的房屋鎖鑰拿錯了給我,
他應該有打電話跟你說明才對的。』
『抱歉,我關了手機。』
『不用道歉,姐姐甚麼事都沒有做錯!』
感覺到懷裡的紗夜開始掙扎,
日菜把對方抱得更緊。
『不對,我做錯了。一直都做錯了。
抱著沒有希望的愛情,現在卻連將你推開的能力都沒有。
全部,全部都是錯誤的。』
『姐姐,不對…冰川紗夜!我喜歡你!
從來都只喜歡你一人,
沒有聽錯,這個是愛的告白!
請你跟我交往!』
『日菜…不用這樣做的,安慰的話也不能說這些的。』
然後,紗夜開始抖顫起來,身體變得像冰一樣的冷。
傘子是存在的,只是處於倒在地上的狀態。
{糟了,姐姐沒有撐傘的站著大概已經過了很久,
她的身體開始支撐不住。}
日菜二話不說將紗夜推進浴室(站立型) ,
自己也跳進去,熱水從上方灑下來。
『姐姐,姐姐,看著我!』
把對方推到牆壁,避免整個人倒下來的做法令兩人的氣氛變得曖昧。
『你知道待在這裡有多危險嗎?』
『姐姐會推倒我?』
『當然會!』
被氣氛帶動加上有點自暴自棄的她,
開始跟日菜接吻起來。
看來把紗夜的理性抹去後是一件很好的事
日菜對於坦率表達愛意的姐姐確實更喜愛。
張開雙手抱著紗夜
『姐姐,我愛的人一直是姐姐喔。』
『說謊!』
『如果姐姐仍然感到不安的話,那抱緊我。』
『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?』
『知道,最喜歡的人在痛苦,在害怕會被拋棄。
那我用另一個稱呼好了,紗夜你愛我嗎?』
『非常愛,已經愛得不像自己。
希望日菜說喜歡自己,就算是謊話也可以。』
跟一個拒絕相信的人說話根本白說,
日菜深明這點,然而不想因此令紗夜誤會這份感情。
因此,只能一次又一次向對方傾訴愛意。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很好嘛,又更破數字了。
這次是三千字,如果一直增長下去,
我真的怕會嚇走讀者……
有人愛看的話請留言。 
我很累,要休息了。